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消夏记

发布时间:2019-07-11 22:34

作者:耿艳菊

  这几天中午去食堂吃饭,大厅里总放着一桶绿豆汤。站在闷热的大厅排队,冷眼看那绿豆汤,暗苍的绿晃动着沉闷的空气,有急景凋年的惆怅。
  为何如此,看看外面,夏天正在蒸蒸日上。一恍惚,眼前浮现出绿豆的前生今世,一粒种子在泥土里发芽、破土、生长,吸收大自然的阳光雨露,枝繁叶茂,随后开花,凝成嫩绿的豆荚,渐而老去,炸裂,一粒粒嫩盈盈的绿豆跳脱成结实的绿、清凉的绿。一把绿豆最初在沸水里翻滚,释放出清凉的绿意,慢慢熬煮,一再翻滚,终于和水不分,相融相合。
  暑气升腾,绿豆汤是解暑佳品。很多人端着饭碗喜悦地盛着那惆怅颜色的绿豆汤。我看到碗底沉淀着几粒开花的绿豆,气定神闲的样子,心底的惆怅和汤色的惆怅一下子竟给绿豆花冲淡了。女作家池莉那句“熬至滴水成珠”扑面而来,终于明白绿豆汤的珍贵之处,在于那些绿豆已体验了一番尘世浮沉而成珠玉,带着安定的质地,解人世之燥渴烦扰。
  由绿豆汤而想起眼下很多消暑的食品,如冰激凌、冰镇饮料、冰镇瓜果……数不胜数,在炎炎暑气里让人馋涎欲滴。
  古人书里常告诫:“三伏内,腹中常冷,特忌下利,恐泄阴气。虽大热,不宜吃冷。”“阴气内伏,暑毒外蒸。纵意当风,任性食冷。此时故人多暴泄之患。”盛暑之际,天气极热,人易五内俱烦,口干舌燥,寒冷的食品饮料饮之痛快,却要承受痛快带来的后果。然痛快也只是一时,并不能解决焦渴难耐,反而增添一层甜腻腻的挥之不去的烦恼。
  世间的道理就是这么奇怪有趣,热和冷是两极,要是把两种状态硬扯在一起,看起来是互补了,可惜早晚要闹出岔子来。人的身和心,渴望的是一个“和”字。所谓阴阳调和,太难得,常常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
  这同一个人苦心追求的外在物质财富也有几分相似。物质财富给人带来的是繁华和耀眼,同时,也会成为人生沉重的负担。有得有失,有失有得,享受人间富贵的,未必就是快乐的。
  其实,真正解人口干舌燥的是白开水,连绿豆都不用放。真正让人凉爽的不是空调房,因为它是美丽的陷阱,待久了会衍生很多问题,而一场及时风、及时雨,就会让人感受到踏踏实实的幸福。真正能让人轻松愉悦的,与物质名利毫无关联,鸟语花香,花影月影,那是一个美丽轻盈的世界。
  晚明陈继儒的《消夏部》序言里写道:“昔人避暑者曰,愿得泰岱之长松焉,潇湘之修竹焉,匡庐之飞瀑焉,太湖之明月焉,峨眉之古雪焉。又渴思金茎之露,困忆石步之廊;又有饱风欲为蜩,泳水欲为鱼者,其苦已不胜与祝融敌矣。独一古老者云:避暑向镬汤里去,此众热所不到。余深省斯语,而终不能举似人,相与共享醍醐甘露之乐。惟当长夏侯,转入山中,解箨冠、挂蕉服、展薤簟、卷筠帘,敝清风于北窗之下,钓秋水于南华之上……”泰山松、潇湘竹、庐山瀑、太湖月、峨眉雪,太苛求了吧。到热汤里避暑,以毒攻毒,得有多大的勇气。
  古人的生活亲近自然,天时地利,转入山中,悠哉悠哉。以条件来看,现代人更具有优势,却没有了古人的悠游自在。生活在楼群车辆的包围中,很多事是便利了,去山中和自然亲近有多少人可以抬脚即走?金钱和闲暇,欲望和现实,处处都是限制。
  在高楼大厦密集的闹市区,一角小小的花园面临大街上车辆川流不息,午后近四十度的高温,依然有三三两两的人遛达,有人小憩,有人静坐。我也喜欢到那里去,只因那碧绿的草地和浓绿的大树。
  空调房里制造的凉意让我焦躁烦闷,我站在浓绿的树荫下背诗句,外界是滚烫的,内心是清凉的。不是矫情,而是真喜欢那种清静,什么都不去想。偶有风来,曳动树影衣衫,这是暑天里最动人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