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评论

社区银行除了“关门”还可有其他出路

发布时间:2019-07-08 22:36

作者:冯海宁

  据央视网7月7日报道,近几年,一些大城市的社区银行频频出现关门潮。今年5月,北京地区就有4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20个社区支行网点终止营业。日前,在北京市朝阳区一个小区的底层商铺,央视网记者找到一家一个多月前刚刚停业的社区银行,银行的标牌已拆除,门上张贴了醒目的停业通知。周边商户说,这家社区银行网点突然停业,至于关门的原因,他们也不了解。
  由于解决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问题,社区银行曾被广泛看好。尤其2013年,原银监会印发《关于中小商业银行设立社区支行、小微支行有关事项的通知》后,社区银行大量涌现。但自2017年起,社区银行在一些城市频频关门,去年和今年则有更多社区银行退出市场。
  说实话,这是谁也不愿看到的现象。对社区居民和周边中小企业而言,社区银行终止营业意味着办理存款、贷款等业务没有以前方便。尤其中老年人更喜欢实体银行,有疑问能当场咨询,拿着纸质凭证也感到安全。但社区银行说关就关,撤之前也不“打个提前量”告知公众,不啻让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又变回原先的“十公里”。对银行来说,关停社区银行则属无奈之举,有的因为房租上涨,成本太高,难以维系;有的缘于客流冷清,无法支撑运营成本。
  不过,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由此,一边是“关门潮”持续,另一边政府工作报告要求继续发展,这种情况下该如何看待社区银行?问题摆在眼前,有关部门应深入思考,拿出有效“药方”。
  笔者认为,对于部分社区银行关停,应从多个角度客观看待。站在市场角度,“关门潮”在意料之中,毕竟当初社区银行一拥而上,意味着从数量、布局到定位都埋下隐患。从某种意义上说,“关门潮”是市场回归理性,淘汰不符合需求的东西。
  几年前,居民通过网银、手机银行等电子渠道办理业务还不像今天这么普及,社区银行可发挥近距离满足社区居民金融需求的作用。而今,随着移动支付快速发展,居民办理现金业务的需求降低,社区银行客流自然越来越少,难以支撑正常运营。当各家银行纷纷根据市场变化,把重心转向App等新兴金融服务模式,加上传统网点运营成本高、社区银行吸储难,难免不再将社区银行看作“香饽饽”。
  站在银行角度,首先,当初一些社区银行网点选址就不合理。比如,有的银行对“社区”概念不清,只简单地把居民小区当成社区。又如,一些银行未充分调查社区周边小企业和居民金融需求就仓促“上马”,在缺乏清楚认识的情况下做出的决策,怎么可能科学?其次,按说社区银行服务应有别于传统分行、支行网点,重点须在立足社区服务的基础上,拉近与居民之间距离。但很多社区银行往往设计为“缩小版”、“简化版”支行网点,服务毫无特色,也是导致日后难逃关停“命运”的一大因素。瞧,尽管“关停潮”蔓延,却不是所有社区银行都乏人问津。据媒体报道,同样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某股份制商业银行赛洛城社区支行,设置宠物等待区、便民服务区、儿童服务区,并提供免费收货点、存钱额度积分兑换商品等特色服务,获得周边社区居民广泛认可。
  可见,社区银行虽面临生存压力,但不宜说关就关,还可以有其他出路。对此,银行要科学规划,有关部门也应加强引导,出台实质性鼓励措施,如推广一些成功的社区银行展业经验、统一规划布点,或者通过减税、补助租金、奖励创新等方式降低运营成本,这样既防止社区银行扎堆,又避免其纷纷撤离后,给居民留下金融服务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