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文化

苟且偷生还是舍生取义? 伪钞制作“见”人性

发布时间:2019-06-24 22:12

作者:戚奇明

  如果你平时关注财经新闻,一定知道中国人民银行将于8月30日起,发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包括50元、20元、10元、1元纸币和1元、5角、1角硬币。新版人民币的发行很大程度与“防伪”有关。另外,与伪钞制造相关的影片也不胜枚举,如2018年由庄文强执导的《无双》,讲述了犯罪天才“画家”与造假天才李问联手造出超级伪钞的故事;1986年由吴宇森执导,狄龙、周润发、张国荣主演的《英雄本色》,开头便有经典一幕:周润发饰演的“小马哥”带着墨镜用伪美钞点烟。
  本期,“小金”向大家推荐一部讲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制造伪钞的影片——《伯纳德行动》。
  《伯纳德行动》拍摄于2006年,根据阿道夫·博格原著《魔鬼工厂》(The Devils Workshop)改编。由斯戴芬·卢佐维茨基执导,卡尔·马克维斯、奥古斯特·迪赫、马丁·布拉姆巴赫、大卫·史崔梭德出演。该片讲述了二战期间一群具有伪造技术的犹太人在集中营里被迫为纳粹印刷伪钞的故事。该影片荣获了2008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和2007年德国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
  故事开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的德国,犹太人索洛维奇凭借以假乱真的伪造技术混迹于柏林的各种娱乐场所,过着声色犬马的生活。但好景不长,在一次酒醉醒来后,他被潜伏在身边的纳粹党警察督察长赫尔佐逮捕并送往集中营。因显露出制作伪钞的“特殊才能”,索洛维奇很快被转至柏林北部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在那里,他与彼时已在柏林警卫队伪钞部任职的赫尔佐再度面对面,并被后者指派,与其他几名犹太伪钞制造“专家”一起完成一项任务——为纳粹制造大量伪钞,以打击英美等反法西斯同盟国的经济和金融体系,这项任务被称为“伯纳德行动”。索洛维奇则被任命为假钞加工印刷部主任,负责假钞的“质量过关”问题。
  由于制造伪钞是一件对工艺精细程度要求很高,且需要“保密”的工作。因此,影片中,纳粹德国在集中营内秘密设立了“假钞加工印刷部”,除具体负责“伯纳德行动”的纳粹指挥官外,集中营内其他纳粹指挥官对此也一无所知。出于“质量”考虑,纳粹德国挑选集中营里精通制作伪钞的犹太人,包括制图专家、修复师、铜雕师、印刷工、设计师、摄影师等,并为他们配备大量最新的机器、材料。从纸张的选用到底片的制作、印刷,“伯纳德行动”负责人在整个过程中都“严格把关”,甚至还在“工作场地”内设有“质量检查处”。
  影片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可以体现伪钞制造者的缜密心思。在伪造英镑时,当得知英国人不喜欢用钱包,而喜欢用别针把纸钞固定,制伪者就在英镑的边缘打了很小的洞。这个专门针对英国人用钞习惯而设计的细节,充分体现了制伪者的“功力”。然而,影片中制造伪钞的犹太技术人员是由于受到纳粹的死亡威胁,不得已而为之,但他们也尽可能与纳粹德国周旋,拖延伪钞制造的时间,最终使德国打击美国经济的计划“流产”。
  众所周知,一个国家的货币对本国经济、金融而言十分重要,大量伪钞一旦进入市场,将引起通货膨胀,稀释国民财富,甚至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战争时期,这种情况的发生很可能会影响整个战争的局势。和平时期,则会阻碍一个国家的发展进程。因此,各国对于伪钞的防范非常重视,不断更新防伪技术。以我国为例,自1999年第五套人民币问世后,一方面,现金流通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现金自动处理设备快速发展。另一方面,假币伪造形式也不断多样化。由此,货币防伪技术必须加快更新换代步伐,这就对人民币的设计水平、防伪技术和印制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国人民银行定于2019年8月30日起发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50元、20元、10元、1元纸币和1元、5角、1角硬币,一定程度上也是出于对伪钞的防范。此外,中国人民银行也在统筹推进5元纸币质量提升的研究工作,持续加大货币印制新技术的研发力度。
  除了展示制造伪钞的过程本身,《伯纳德行动》还刻画了犹太技术人员,尤其是主人公索洛维奇在制造伪钞过程中内心的冲突和煎熬。在纳粹淫威之下,若不按时制造出伪钞,与索洛维奇共事的犹太难友将被纳粹枪决;若按时制造出伪钞,则相当于打击正义方的反法西斯同盟国。索洛维奇无时无刻不在纠结。伪钞组里的其他犹太成员,同样陷入是舍生取义,还是苟活于乱世的两难境地。到底是该保护自己和身边同胞的生命安全,还是尽可能帮助远方为抗敌而战的友军?对于哪一种选择更为高尚,《伯纳德行动》并未给出答案,而是以近乎白描的方式展现他们各自的态度。索洛维奇作为“主任”,则尽可能在两种选择中取得平衡。比如,他尽可能支持一些“队友”以放缓伪钞制作进程。当“队友”博格故意在排版工序上出错,有几个犹太技术人员打了博格,甚至差一点向纳粹军官告发博格。他们解释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了活下去。而索洛维奇一方面警告那些想要告发博格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出卖队友,另一方面,他又拒绝了博格试图在集中营里发动暴动的计划。又如,当得知其中一个青年犹太“队友”得了肺结核后,索洛维奇不惜为赫尔佐及其家人伪造假护照以逃脱战争责任,来换取药物挽救这位犹太青年的生命。
  “小金”认为,面对死亡产生的恐惧是人的本能,每个人或会选择生存。而对于受到死亡威胁参与“伯纳德行动”的犹太人来说,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但他们却冒着生命危险拖延制造伪钞的时间,甚至在“成品”上做出一丝破绽。最终,为保住所有犹太技术人员的性命,索洛维奇只在截止日期前交出伪造英镑的设计稿,而未帮助纳粹制造假美元,最终使纳粹德国破坏美国经济的计划“流产”。
  当然,“小金”在此要着重强调的是,影片展现的是特殊历史背景下,“特殊人物”的特殊经历。而如今那些专事货币制伪的不法分子,则都为牟取非法利益,甚至是蓄意破坏国家经济发展。对于这些伪钞制作者,各国都需严打。